银行联姻互联网巨头背后逻辑:双重压力倒逼创新

来源:网络整理 | 2017-07-18 09:29

(原标题:银行联姻互联网巨头背后逻辑:外部竞争、内部扩张双重压力倒逼创新)

银行联姻互联网巨头背后逻辑:双重压力倒逼创新

导读:侯本旗表示,银行与互联网公司技术的合作只是一方面,深层次的原因是客户行为的变化。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年轻客户的消费、理财、支付等行为不断由线下往线上迁移。

“你以为你的竞争对手是友商,其实是这个时代”。这句话或可以诠释国有大行和互联网巨头之间既激烈竞争又相互合作的暧昧关系。

近期,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不约而同与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京东四大互联网巨头展开合作,领域集中在金融科技方面。

从2011年至今,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攻城略地”,银行传统的“存贷汇”业务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另一方面,银行自身的资产负债规模快速扩张,业务量呈几何级数增长,原有的科技系统已难以满足自身需要,迫切需要改进和升级。以建设银行为例,2017年6月24日,该行对外宣布,举全行之力,耗时六年时间打造的“新一代”核心系统建设全面竣工并成功上线。

建行信息技术管理部总经理金磐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新一代”建设不是简单优化或单纯开发一个信息系统,而是在企业级视角下,覆盖总分行、海内外和子公司,全面实现业务创新、流程再造和机制变革的一项系统工程,将满足建行未来10-15年业务快速发展的需求。

除建行外,其他多家银行亦有类似动作。如6月1日,浦发银行宣布上线新一代核心系统,将在客户体验、安全性、产品、服务、运营流程等方面带来提升。

由竞争走向竞合

驱动银行变革的首先来自外部压力,挑战最早从支付领域开始。

自2011年5月26日,支付宝、财付通、快钱等27家公司获得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在小额支付领域,银行始终处于劣势。

艾瑞咨询于6月份发布的2017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为11.9万亿,其中支付宝市场份额61.5%,财付通为26.0%,形成双寡头格局。

而一向是银行传统优势的账户和存款,也被“余额宝”的横空出世所打破,此后多家互联网金融推出了众多“宝宝类”理财产品,不断蚕食这一领域。天弘基金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余额宝规模已达1.43万亿,超过招商银行2016年年底的个人存款总额。

在银行意识到挑战并觉醒时,银行开始了变革与创新,并开启了与互联网金融的竞合之路。

6月22日,中行和腾讯联合设立“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6月20日,农行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6月16日,工行与京东签署全面合作协议;3月28日,建设银行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达成战略合作。

事实上,阿里巴巴、腾讯和国有大行及多家股份行均有合作,百度也和工行等开展战略合作,并与中信银行联合设立百信银行。

曾任某大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的侯本旗,现为民生金服总裁,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与互联网公司技术的合作只是一方面,深层次的原因是客户行为的变化。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尤其是年轻客户的消费、理财、支付等行为不断由线下往线上迁移。银行账户沦为他们工资收入和转账的一个通道,支付、理财等业务则享受互联网金融提供的便利,只有在办理按揭贷款等大额业务时,才会把目光投向银行。

金磐石也坦言,互联网企业有很多值得银行学习的地方。“他们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敢闯敢拼,创新没有边界”。银行和互联网企业的出身和基因不同,决定了两者做事风格的巨大差异。

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曾表示,“拥抱互联网就是拥抱趋势,虽然这个趋势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也不是很成熟的方向,但一定要拥抱它。”

据潘卫东介绍,浦发银行这两年形成了数字化经营、数字化获客、数字化风控、数字化营销完善的运营体系。比如这两年浦发的信用卡业务,在同业里增速领先,感受到数字化给银行带来的巨大好处。

不过,金磐石表示:“传统银行不会是21世纪的恐龙,物理网点也将继续存在,但不再是过去的服务方式。未来将以客户自助办理为主、柜员服务为辅的方式开展银行服务。银行将存在于各种场景中,需要金融服务时,扫一扫或挥一挥就能完成。”

达成合作创新共识

其实银行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并非一帆风顺,此前甚至有过不欢而散。较为典型的是建行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早在2007年建行就和阿里巴巴合作开展网络信贷,后由于种种原因,阿里自行开展小贷业务,建行也于2012年自建电商平台“善融商务”。